当前位置 > 首页 > 企业 > 公司理论是企业战略行动之本
公司理论是企业战略行动之本
分享到:
来源: 哈佛商业评论 作者: 哈佛商业评论发布时间:2015/5/21评论:0+收藏文章

  心理学家库尔特·勒温(KurtLewin)曾发表过一个著名论断,“没有什么比一个好的理论更实际的了。”理论对有关因果关系的预期进行定义。它们可以帮助人们进行反事实推理:如果我的理论准确地描绘了我的世界,那么当我做如下选择时,就会出现如下结果。它们是动态的,可以基于相反的证据或信息反馈来做出更新。

  对于管理者来说,最棘手的战略挑战不是如何获得或保持竞争优势,而是如何找到新颖、意料之外的价值的创造方式。遗憾的是,战略学总是把关注点放在了前者。理论超越单一的战略,不是简单的到达某一目的地的路线图,它是一份战略选择指引。

  “战略就是市场定位”这一观点的灵魂人物迈克尔·波特曾说过,“一味追求增长,会牺牲公司的独特性,流于妥协、降低姿态、最终危害到其竞争优势。事实上,对于战略而言,迫切追求增长是危险的。”坦白地说,这一思维非但没有告诉人们如何持续创造价值,反而不鼓励企业追求对现有战略地位构成威胁的增长战略。尽管它也认识到这一困境,但是除了“固本”之外,它并未给出真正的建议。事实上,一家公司的理论越完善,公司识别和制定持续性价值增长战略的成功率就越高。

  有理论的公司叱咤风云

  管理者在制定战略时,一般会借助现有知识和之前的经验,就“周边地形”制定理论模型,然后进行有根据性的推测,找到有价值的组合,包括能力、活动及资源等元素。事实上,构建组合本身就是对公司理论的一次考验。如果这套理论正确,管理者还能看清相邻“地形”,并有可能找到其他有价值的组合。

  沃特·迪士尼公司的历史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对于如何创造价值,创始人有着一套非常清晰的理论。下面的图描绘了一种密集的协同联系,主要是核心资产与其他资产之间的联系。就像图中明确标注的那样,连环画资产提振电影,电影业为连环画提供素材。迪士尼乐园与电影业互为补充。电视为音乐产品宣传造势,而电影为音乐部门提供歌曲和人才。

  迪士尼公司对自己有着清晰的认识:公司在动画片领域具有先发优势,并且进行了大笔的投资,能够创造出经久不衰、个性鲜明的角色,而与真人演员不同的是,这些动画人物根本不需要经纪人。重要的是,沃特·迪士尼去世后,这一理论的影响力表现明显,这一增长路线图在他身后很长时间还在发挥着作用,这是对一种身后领导力的最好诠释。

  战略的三种“视角”

  迪士尼的战略具备强大公司理论的所有特质。它能不断给高级管理者一个明确的愿景,他们可以利用这一工具选择、收购和组织各种资产、活动以及资源。如何判断自己的公司理论是否好?答案是:公司理论能在多大程度上提供我所说的战略“视角”:前瞻性视角、内部视角以及交叉视角。

  未兆易谋的前瞻性视角。一套行之有效的公司理论能针对行业演变趋势阐明公司的信念和预期,预测未来客户品味或需求,预测相关技术的发展趋势,甚至有可能预测竞争对手的行为。沃特·迪士尼的前瞻性视角是适合全家老小一起观看的电影市场魅力无穷。

  了如指掌的内部视角。如果竞争对手拥有同样的资产,那么他们能以类似甚至更高的能力复制你的战略举措,这会威胁到前瞻性视角。因此,一种有效的公司理论是为本公司量身定制的,对组织现有资产和活动有着深刻的理解。它给你提供了一双慧眼,让你能够发现那些罕见、与众不同且有价值的事物。

  由此及彼的交叉视角。好的公司理论能发现公司有能力组合或收购的互补性资产,这类资产与公司现有资产相得益彰,共创价值。迪士尼的理论说明,一系列娱乐资产能从核心的动画业务中汲取价值。

  将这三种视角结合起来,领导者可以采取一连串的价值创造举措。关于未来需求、技术和消费者品味的前瞻性视角,能帮助公司找到关联价值领域。有关独特资产的内部视角,有助于获得前瞻性和交叉视角。通过交叉视角可以找到有价值的互补业务,从而突显出前瞻性领域。

  理论差的公司步履艰难

  不过,并非所有的公司理论都行之有效,有些公司甚至从未找到有价值的理论。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正是如此。

  1984年,7家地区性贝尔运营公司从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分拆出去,贝尔母公司因此撤出地方性电话服务业务,其资产规模也从1500亿美元降低至340亿美元。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只保留长话业务、制造业务西电公司(Western Electric)以及研发业务贝尔实验室。未来增长之路并不清晰,因此该公司需要一套新的价值创造理论。

  分拆后,公司最初的一些战略举措显示,其领导层认为,可以利用其广泛的管理技能将长话业务创造出的大量现金流用于多元化收购交易和新业务上。在接下来的几年,该公司涉足数据网络、金融服务、计算机和互联网门户。但是市场表现乏善可陈,1995年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放弃了多元化战略,宣布将剥离两项关键性资产:NCR和朗讯科技(Lucent Technologies)——实际上将公司分割成三家独立公司。

  管理层很快就设计出一套新理论,反映出公司的理念,即与本地客户建立起最直接的联系,提供包括电话、宽带和有线电视服务在内的套餐服务。在这一理论的指导下,该公司在1998年到1999年间在有线电视行业进行了一系列大手笔的收购交易,涉及资金800多亿美元。不幸的是,其他公司和投资者也看到了其中的价值,这点也反映在了收购价格上(每位订户成本超过4000美元)。尽管一开始市场对这些举措表示出了欢迎,推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股价一度升至历史高点60美元。但是,到2000年5月份,该股回落至接近40美元。

  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再次质疑其理论,至少是在质疑其向华尔街兜售理论的能力。2000年10月份,该公司宣布,将分拆无线和有线电视业务,5年后该公司不得不为自己寻找买家。

  这个故事背后的寓意显而易见:美国电话电报公司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制定了一套强大的理论,就像迪士尼公司的理论,具体到整合后的资产如何创造价值。但公司分拆后的第一套理论未能明确指出,公司如何把所谓的管理能力逐一应用到新资产上去。它缺乏内部视角和交叉视角,更不要说前瞻性视角了。该公司的第二套理论同样漏洞百出:它具备前瞻性视角,但是由于这一理念已经广为大家所接受,因此无法带来独特的交叉视角。

  理论让公司慧眼识珠

  当从事并购交易时,一套设计精良的公司理论才会显示出其真正的力量。在市场上,价值创造总是落脚在最终支付的价格上,并且一套好的公司理论能让收购方以较低对价找到令它情有独钟的东西。

  米塔尔钢铁公司(Mittal Steel)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从1976年创立伊始到1989年,它只是印度尼西亚的一家小型钢铁厂,但它开发出一种新技术,直接还原铁技术(DRI),为小冶炼厂提供高质量的废铁替代品。

  随着印尼经济的腾飞,一跃成为亚洲四小虎之一,米塔尔钢铁也不断成长。但是直到1989年,该公司才进行了首次重大扩张,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政府手中收购了一家陷入困境的钢铁厂。这家工厂的开工率只有四分之一,每周亏损100万美元。米塔尔钢铁迅速采取行动,通过转移知识、部署DRI技术、促销等手段,令该工厂起死回生。在接下来的15年中,该公司又陆续进行了一连串的收购交易,主要集中于前苏联阵营国家,结果证明,每笔交易都是一座金矿。

  一套清晰、简单的公司理论指导着这一收购项目:米塔尔钢铁知道如何从从管理不善的国有钢铁厂中创造价值,这些工厂多位于发展中经济体,那里的市场需求十分旺盛。而其他许多钢铁公司都把精力放在了改善内部运营上,进行这类资产收购是难以想象的,尤其是那些拥有综合技术和大量铁矿石储备的公司,因此米塔尔钢铁可以独享这块蛋糕。

  米塔尔钢铁的内部视角在于,它相信自己有能力让老国企重新焕发生机。它的前瞻性在于,当看到新兴经济体日益强劲的钢铁需求之后,先人一步看到铁矿石资产的价值,以及行业整合带来的益处。它的交叉视角在于,能够识别出哪类资产是公司的用武之地。

  到2004年,米塔尔钢铁一跃成为世界规模最大、成本最低的钢铁厂。公司所有人拉克希米·尼沃斯·米塔尔(Lakshmi Niwas Mittal)目前是世界最富有的人之一。这一成功来自其公司理论,它就像一幅藏宝图,能不断发现对米塔尔钢铁独具价值的资产。

  正如学术理论促使科学家实现知识上的突破一样,公司理论是那些创造价值的战略行动之本。它们为公司进入未知领域提供必要的远见卓识,能指导人们选择战略。更好的理论会带来更好的选择。只有为你的公司武装上一套设计精良的公司理论,企业的价值探索之旅才不会那么盲目。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作者信息

哈佛商业评论作 者

发表文章数3

  • 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促进工作联盟

关于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用户手册

©2010-2020 中国工业评论 | 技术支持: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826号 京ICP备050398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