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中国工业大数据大会
当前位置 > 首页 > 创业 > 奥图智能可穿戴“赌局”
奥图智能可穿戴“赌局”
分享到:
来源: 中国工业评论 作者: 张艳发布时间:2015/8/20评论:0+收藏文章

  2015年7月23日,位于北京望京SOHO的奥图科技的白色开放式办公区内,奥图科技创始人CEO叶晨光正与硬件开发团队热烈讨论着。此时距离奥图科技的首款智能眼镜COOL GLASS ONE(以下称酷镜)9月初的新品发布日已经不足50天。

  人们可能无法想象,这个组建不到2年、从2个创始人发展至今总人数不到50人的年轻团队,在其主打的智能可穿戴产品尚未面世之时,估值超过2亿元,随着智能眼镜酷镜的上市,奥图的市值或将超过5亿元人民币。

  “我本科是学通信专业的,毕业后就进入了诺基亚担任CDMA测试工程师。当年那么牛的公司,通信行业无人撼动的NO.1,谁能想到不到10年它就会被微软收购。”坐在员工休息室内,一身休闲装束的叶晨光回忆其创业历程时不由唏嘘。

  就像回应叶晨光的感慨,休息室巨大落地窗外正对着MOTO的巨大LOGO。叶晨光随手一指,“不要说传统通信企业,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生态圈的兴起似乎还只是昨天的事,可眨眼间穿戴设备已经有了迅猛的增长。不站在潮头就意味着淘汰,竞争就是这么残酷,但同时每一次的技术迭代也将给创业者带来巨大的机遇。”

  “当初,我们选择智能眼镜作为奥图的创业项目,是相信可穿戴设备将成为智能硬件的未来,这就像一个赌局。如今,仍然无法验证我们当初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可起码现在有些国内IT巨头开始进军这个领域时,奥图科技已经领先一步了。”叶晨光如是说。

  学通信的摇滚青年

  在公开场合,叶晨光总是从介绍公司名称由来为自己的演讲开头。帕罗奥图是硅谷斯坦福的所在地,惠普、特斯拉、谷歌的总部所在地,也是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居住地。或许是被这些IT行业前辈们特立独行的气质所吸引,也或许是对他们创新精神的致敬,叶晨光和他的伙伴把公司命名为“奥图科技”。

  “我敬仰这些IT前辈们并愿意追随他们的脚步。因为我的天性中,有着不走寻常路、并为自己喜爱的事充满激情、执着的那一面。在外人看来,我是有点叛逆因子的。”回忆起自己的创业历程,叶晨光如此评价自己。

  2004年,大学毕业刚刚踏入社会的叶晨光就进入诺基亚担任CDMA测试工程师,彼时的诺基亚手机业务已经连续近10年获得全球市场份额第一,其经典机型1100在全球累计销售2亿台,可以说诺基亚成了企业界令人仰视的“神话”。能够在这个公司工作在当时可以说是端上了一个高福利、好待遇的“金饭碗”。

  然而,工作仅仅1年多的叶晨光就毅然从诺基亚辞职。“说起来我辞职的原因,可能你们无法相信。在这一年多的职业经历后,我认真思考了一下我到底喜欢做什么,最终认为我更爱音乐。因此,我选择从诺基亚辞职,准备专门学习音乐。”

  当叶晨光返回安徽老家,并把辞职的消息告诉家人,家人的震惊之情至今令他难忘,可沉迷于音乐梦的叶晨光显然已无暇顾及。“1999年,我高中毕业时恰逢鲍家街43号的创作高峰期,虽然当时他们在社会上并不为大众熟知,可喜爱摇滚的我第一次听到他们与众不同的布鲁斯摇滚风格,就被他们吸引住了。当时我甚至跑到鲍家街43号——中央音乐学院所在地,希望与乐队主唱汪峰有一面之缘。后来填写高考志愿时,现实占了上风,我报考了北京石油化工学院通信工程专业。可经过1年多的工作,我最终还是认定音乐才是我今后人生的方向,中央音乐学院才是我更应该去的地方。”

  辞职后的叶晨光一头扎进了音乐学习中,“和弦、音高、音准、调式……25岁的我可以说是一切从头开始。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也参加了音乐专业的各种培训后,我发现半路出家的我和他们专业的确实差距很大,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有音乐传播专业,这个专业既学习影视频的制作技术,又兼重音乐素养的培养,和我的本科背景吻合,又符合我的兴趣,后来,我转考这个专业,并被中国传媒大学录取。”

  毕业后,叶晨光选择了创业,公司主打业务为互联网视频制作。半年后,这次创业宣告失败。

  尽管首次创业未果,可叶晨光此后与手机视频有了不浅的缘分。2011年,叶晨光进入由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投资并控股的新媒体运营平台视讯中国,它当时正与香港富年科技联合投资“微录客”手机视频分享项目。彼时,国外的手机视频公司Viddy和Socialcam都获得了巨大的市场成功,随着他们的成功,短视频社交这种商业模式渐渐开始进入中国市场。“特别是2012年随着移动终端社交APP米聊的成功,我感觉国内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真正的来临了。那时,3G迅速得到普及,而且,随着带宽的升级、WIFI的普及,手机上网费也越来越便宜。我再一次萌生了创业冲动。”叶晨光如此表示。

  然而,再次创业究竟应该做什么?叶晨光一直没有找到一个最佳答案。

  2013年,当时已经进入全球最大的视频网站YouTube工作的叶晨光因为工作关系,数次前往硅谷。“硅谷给我的震撼不仅是它的科技创新速度,它的人才专业程度、完善的创新平台等各个方面都让我受到冲击。”叶晨光如此描述硅谷给他留下的最初印象。也就在此时,叶晨光有机会接触到了谷歌的X实验室。

  在X实验室工作的都是谷歌从其他高科技公司、各大高校和科研机构聘请的顶级专家,他们研究的都是着眼于未来生活的高科技产品,其中正在研发的一项产品——谷歌眼镜给叶晨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有通信工程的背景,加之我个人有比较深的硬件情怀,因此一接触谷歌眼镜,我就认定它或许将成为继智能手机之后的新一代智能硬件的发展方向。自然而然的,智能眼镜成为了我心目中的最佳创业项目。”

  那时,叶晨光已经在硅谷申请了斯坦福大学的MBA课程,但是他还是决定暂停学业回国创业。2013年3月,就在谷歌对外发布其谷歌眼镜项目第二天,行动力超强的叶晨光就找来了其两位大学伙伴——当时正在中兴通信工作、有着10年手机研发经验的陆红,以及另一位以营销见长的同学。经过叶晨光的一番游说,昔日同窗三人一致决定开始一次智能眼镜的创业旅程,日后的奥图科技也因此有了雏形。

  可穿戴赌局

  最初的团队有了,接下来就要开始做样机了。“我们都没钱,可做智能硬件需要不小的启动资金。理所当然地,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融资!”按照创业惯例,叶晨光和他的伙伴也进入了寻找天使投资人的项目推介队伍。

  “回想那段时间,确实很艰难。最多的时候,我一天见过8拨投资人,就像赶场一样,我一遍遍地对投资人讲述我们对可穿戴设备、对智能眼镜将引领下一代智能硬件的理念。虽然谷歌眼镜的发布让大家大概知道了确实有智能眼镜这样一种产品存在,可当时对大家而言,智能可穿戴设备仍然是个陌生的名词,而且,我们又没有智能眼镜样品。

  面对投资人,我被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你凭什么说智能眼镜将成为新一代智能硬件的方向?即使智能眼镜在未来能胜出,届时势必也有很多企业要推出这个产品,你又怎么能证明你们做的智能眼镜一定优于别的企业的产品?’”

  回忆至此,叶晨光摊手一笑,“可穿戴设备是否将成为智能硬件的未来?这个问题除了时间,没人能回答。这就像一个赌局,相信这个判断你就做,未来可能收获成功却也可能面对失败的风险。

  至于我有什么与众不同的?起初面对投资人的我还很生涩,没有样品就只有从自己小时候的经历向他们证明我的‘过人之处’。谈了几次后,我才有点明白该怎么面对投资人,后来就有了比较规范的PPT,自信地介绍说,我们的团队成员在智能手机开发方面有丰富的经验、我们的团队也在供应链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我们取得了清华大学在光学技术方面的支持……”

  在这个最初的融资过程中,叶晨光感受着酸甜苦辣。“有时会相谈甚欢,当场有投资人就说项目好,我们几个人每人投300万,没问题。可事后再打电话却因为种种原因而无果;也有的投资者当场就提出各种刁钻的问题,结果我无法忍受、摔门而去……这样的状态一直从3月持续到了8月,投资仍然没有着落。”

  当听到并肩奋斗的昔日同窗之一要离他们而去时,叶晨光的情绪更是低落到了谷底。就在这时,叶晨光突然接到了可穿戴联盟主席林伟的电话。“那是8月底的一个晚上,当时林伟正在和几个对智能可穿戴设备感兴趣的投资人在簋街吃饭喝酒,他感觉没准这对我们的智能眼镜项目可能是个机会,就邀请我去一起聊聊。当时的我情绪本不太高,本不想去,可最终还是去了。而且,没想到的是这一去,我们的天使投资人就真的在酒桌上找到了。”

  随后经过几轮谈判,2013年年底,深圳奋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牵头投资600万,另外两个自然人跟投400万元,奥图的第一轮1000万天使投资终于有了踪迹。

  “投资一落实,我们立刻在望京SOHO租了办公室,成立了一个不到10人的团队,风风火火地投入了智能眼镜的研发、制作。”叶晨光回忆道。

  要做智能眼镜,叶晨光的第一感觉就是一定要漂亮,他首先想到的担任苹果外观设计的FROG公司,并立刻赶往旧金山FROG办公室,可对方的报价高的惊人。“如果接受这个价格,我们首轮投资基本就全部花在这里了,这肯定不行。没办法,那就想各种办法压低价格吧。”最终经过种种努力,智能眼镜的外观以一个合适的价格达成。

  与此同时,智能眼镜的供应链、代工工厂问题也在同步推进。“智能手机基本具备成熟的供应链了,各个环节以及代工工厂都是现成的,成本也在不断降低。可智能眼镜到底该怎么做,当时几乎无人尝试过。和智能手机相同的SIP(通话初始协议)模组部分还好,但光学部分就需要我们开荒了。半年内,浙江、深圳、台湾等所有我能找到的涉及光学设计、生产的企业我几乎都走遍了。”

  经过奥图团队的不懈努力,奥图的第一代智能眼镜样机终于在2014年8月做成了。“我们把它命名为酷镜。第一代酷镜只是个试验性产品,经过试戴,试戴者对它的重量、佩戴舒适度、功耗、组装便捷度等方面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奥图很快投入了一代智能眼镜Beta版的研发制作。相应的,A轮融资的需求也接踵而至。”手握样机的叶晨光面对投资人时显然底气已经远胜往昔。“看到我们的样机,投资者都跃跃欲试、信心满满,那时可以说是投资人追着我们跑。”

  可2015年1月19日一早,美国谷歌宣布终结谷歌眼镜项目的新闻却再次把叶晨光和他的智能眼镜项目打入了谷底。“消息传出后不久,等我们再见到投资人时,投资人的态度也发生了180度的翻转。‘谷歌眼镜都不做了,你们能成吗?’眼看谈成的投资也一夜间风水云散。”

  “最难的那段时间,公司几乎撑不下去了,我个人垫付了100万元,又向我们的股东借款100万元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回忆起资本的翻云覆雨,叶晨光也不胜唏嘘。几经周折,2015年3月,奥图科技的A轮融资最终落定,由德丰杰龙脉中国基金担任领投,数家资本跟投,融资额为1000万美金。“可投资人给我们公司的估值,不到高峰期的一半。”

  这轮投资资金主要布局在酷镜产品的大批量量产、备料、第三方平台搭建、基于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基于位置服务)的大数据服务器搭建、市场营销方向,更全面的加重软硬结合的应用场景,打造杀手级的第三方应用。特别是在增强现实方向,酷镜将为用户提供更好的基于LBS的场景应用,如不用掏出手机,就可以通过语音来找到附近的ATM、银行、旅店等信息,以及在内容社交上会加强酷镜拍摄图片、录影内容的社交功能,让用户在平台上通过自己拍摄的“第一视角”玩起来,加固平台用户者之间的黏性。

  “现在,我们的第一代样机大众版已经诞生。最新的酷镜重量不到50克,有六款颜色,配一个5000毫安可充电的酷镜盒子,随身携带便捷。它可以折叠,放到手上或者戴在头上都可以。它也将是国内第一款可以直接发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用户生产内容)内容到微博和微信的可穿戴智能产品。

  最新的酷镜分辨率已经达到1080P,也具备更宽阔的投影视角,但呈现的信息仍然有限,为800*480的分辨率。佩戴者可以直接点击APP,把视频直播出去。除了拍照、录像、短信、打电话,酷镜还有基于LBS获得周边地理位置的增强现实信息。外出佩戴时,佩戴者周边的地理信息、空气质量、酒店、美食等信息都将呈现在镜像中。

  9月中旬左右,奥图科技将在北京798艺术区召开酷镜新品发布,预计酷镜售价将不超过3000元人民币。近视、远视或者有定制墨镜等对产品有特别要求的客户,也可以向我们提出要求,配镜采取‘互联网+’方式进行。”展示着样机的叶晨光表示。

  “生态系统决定着产品的未来。自从今年4月苹果Apple Watch全球发布,三星、MOTO、LG等各大品牌也相继推出了智能手表,‘可穿戴’以越来越具象的形式走进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我对奥图押注‘可穿戴’赌局的未来更有信心。”谈起酷镜的未来,叶晨光自信满满。

  还在路上

  叶晨光表示,在酷镜产品发布会后,奥图科技将进入B轮融资,融资金额将在1亿人民币起。届时,奥图科技的估值将超过5亿元人民币。“目前,小米科技董事长兼CEO雷军、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都向奥图科技伸出了橄榄枝,他们的名字或许未来将出现在奥图科技的股东名单里。

  尽管还没有进入B轮融资,但奥图科技的上市计划甚至已经开始筹措。”坐在已经搬进占据一层楼面、宽敞的新办公区内,叶晨光如此描述一日千里的公司发展现状。

  叶晨光还透露,除了AR(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产品酷镜外,奥图还有一个“秘密武器”——沉浸式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产品也在紧锣密鼓地研发制作中。它是头盔式的佩戴产品,将“成为视频播放领域的颠覆式产品”。B轮融资,奥图除了用于日常运营,大部分将用于酷镜产品的量产、VR产品研发、大数据、云平台开发、增强现实技术研发等。

  “现在就说成功还为时尚早,酷镜离大批量生产、大规模上市还有一段路要走。而且,最终我们的成绩只能由市场和消费者打分。”叶晨光如此表示。

  “今年3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打造成推动中国经济继续前行的‘双引擎’之一,现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几乎成了最流行的热门名词。我们创业之初,我还没有听说过这个名词,可一路走来我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创业的魅力。而且,通过我们的不断创新,确实看到一个全新产品、业态在一日日地成长壮大。这种成就感,不亲历其间无法体会。

  未来怎样,智能硬件这条路,我将一直走下去。”叶晨光信心满满。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 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促进工作联盟

关于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用户手册

©2010-2017 中国工业评论 | 技术支持: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826号 京ICP备050398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