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中国工业大数据大会
当前位置 > 首页 > 创业 > 绿能宝风口启航
绿能宝风口启航
分享到:
来源: 中国工业评论 作者: 彦祺隆发布时间:2015/11/9评论:0+收藏文章
  一段时间以来,在北京地铁,随处可见这样一幅画面: 面带微笑的郎朗旁边紧跟着“租赁阳光,储蓄未来”八个大字。年轻人总是拿起手机扫描画面上的二维码。吸引他们的,不仅仅有画面中的钢琴家郎朗,还有租赁阳光概念背后的绿能宝。
  
  此前人们听说过“余额宝”、“生意宝”,这“绿能宝”是什么玩意儿?了解中国光伏产业的人肯定对其背后的人和事耳熟能详。绿能宝的创立者正是当年的光伏界大佬赛维LDK董事长彭小峰。2014年8月,彭小峰辞去赛维LDK董事长职务,黯然离场。仅仅5个月后,他就以超炫概念“互联网+光伏”的绿能宝理财产品高调回归。目前,官方公布的销售数据显示,绿能宝日销售额已经突破7000万元。
  
  “能源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与环境息息相关。绿能宝是SPI阳光动力能源互联网公司推出的一款互联网与新能源结合的实物融资租赁的互联网金融产品。绿能宝希望帮投资人将闲散资金和闲置资源集中起来,用来推动绿色发电、储电、用电,最终推动绿色环保事业发展”。SPI绿能宝董事长彭小峰如此描述。
  
  按照规划,绿能宝未来十年将建设50GW太阳能电站,实现发电量6000亿千瓦时。这相当于再建8个长江三峡电站。此外,绿能宝还将在电站建设、储能、金融投资、智能监控及优化等诸多领域进行多方面布局。
  
  折戟
  
  彭小峰,1975年出生于中国江西,在32岁时登上胡润百富榜第六位,身价400亿元。起初,他以两万元创立苏州柳新实业有限公司,使之成为亚洲最大的安全防护用品制造企业之一。2005年,彭小峰开始了第二次创业,建立了光伏新能源公司——赛维LDK,主要生产多晶硅片。多晶硅片是太阳能电池板中实现“光电转换”的核心原材料,在赛维出手的2005年,国内同行寥寥无几,下游发电企业基本依赖进口,更重要的是,在欧美国家大力发展光伏并提供补贴的背景下,光伏产业拥有广阔的国际市场。
  
  2006年5月,赛维LDK正式投产,之后便一骑绝尘。8月,产能100兆瓦;10月,产能200兆瓦,约占国内多晶硅片总产能的80%,同时成为亚洲最大的多晶硅片生产企业。
  
  2007年6月1日,赛维LDK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融资4.69亿美元,创造了当时中国在纽交所最大的IPO纪录,也是江西省首个在美上市企业。彭小峰个人则以400亿元身家问鼎福布斯中国新能源首富。
  
  此后的数年中赛维持续发展,硅片产能达到2000兆瓦,公司销售收入突破200亿元,成为全球出货量最大、盈利能力最强的光伏企业。
  
  鼎盛之日,却也是衰败之始。2010年,一场大风暴在光伏行业酝酿。美国与欧洲接连对中国光伏产业启动“双反” 调查,这令过度依赖欧美国家市场的中国光伏产业形势突变。2011年开始,高歌猛进的光伏出口形势急转直下,国内产业一夜之间从繁荣走向“产能过剩”。与之伴随的,是光伏组件价格大跌,多晶硅片也跟着崩盘。
  
  在出口受阻、内需不足的困局中,曾经的“第一大”成了赛维最大的麻烦。2012年,情况进一步恶化,2012年11月和2014年8月,彭小峰先后辞去公司CEO和董事长职务。
  
  辞去赛维CEO后,彭小峰曾尝试创立了电子商务公司“非凡定美社”,但最终没能实现既定目标。此后的彭小峰远离了公众视线。彭小峰“躲了起来”,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在干什么。
  
  重启
  
  2015年1月20日,在北京大饭店地下一层会议厅,彭小峰出任SPI董事长5个月之后,重新回归到人们的视线中。这次,他将能源互联网与互联网金融引进太阳能光伏行业,意图重整旗鼓。
  
  彭小峰站在北京中国大饭店的多功能厅,向全场嘉宾与媒体推介自己开拓的新业务“绿能宝”。这是基于中国光伏产业和互联网金融发展情境下一次全新的尝试。
  
  在欧美国家“双反”带来的不利条件下,2013年国务院出台《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支持光伏产业开拓多元市场,稳定发展。在此后规范光伏开发秩序、开展光伏扶贫工程、推进分布式示范区建设等一系列政策措施的推动下,全国光伏产业整体呈现稳中向好和有序发展的局面。
  
  在中国开始大力培育光伏内需市场之时,彭小峰从一家美国太阳能公司Solar City看到了可能的新机遇。Solar City的模式是通过与家庭签订20年协议,出资为其在屋顶安装光伏发电系统,提供便宜的太阳能电价。用户只需从每月节省下来的电费中,拿出一部分支付给Solar City,作为光伏设备的租赁费。
  
  并非只有美国利用居民或者企业屋顶建设电站,中国能源管理部门也推崇分布式光伏。分布式光伏因装机规模小,分散并网对电网影响小,被认为是最具有前景的新能源供应模式。然而,在实际发展中却遭遇了重重困难。以2014年为例,全国仅完成年初既定目标的26%。
  
  究其原因,中国分布式光伏发展与欧美国家有众多不同。中国居民电价相对较低,造成电站投资回报周期较长,挫伤了居民投资自建的积极性;中国城市居民没有独立屋顶,而共有屋顶面积小,建设分布式光伏电站的屋顶面积不够;在农村及企业工厂,虽然房屋有屋顶,却因资金、回报周期等原因,业主缺乏建设积极性。
  
  在深入了解后,彭小峰发现,在政府大力支持的当下,分布式电站同样可以通过租赁屋顶等方式来规模化运营,很多投资方也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最后都因资金难题而放弃了。这不难理解,相对于大型地面集中式电站,分布式光伏规模较小而分散,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
  
  彼时,互联网金融已经开始被公众所熟悉而接受。一边是缺钱制约发展,一边却是有钱无法找到安全有收益保证的项目。
  
  能否搭建一个网络投资平台,一边连接普通投资者,让他们以低门槛投资分布式电站,一边将资金交付给专业的电站投资运营机构,电站投资机构获得资金以后,在合适的地方进行光伏电站投资并通过卖电给投资者带来回报。经过进一步的深入论证后,一个多赢的光伏融资运营思路终于完善了。依靠这张蓝图,以及深度融合太阳能与互联网的创新理财模式,“绿能宝”构想成型了。
  
  彭小峰的新思路得到史玉柱、许家印等一众业界大佬的站台支持。包括联合金融蔡朝辉、动向体育陈义红、科瑞基金郑跃文、城市地产王张兴,以及央企新兴际华集团、中国节能环保集团也都加入他的股东阵营。尤其是史玉柱,他与彭小峰惺惺相惜,牵头完成了SPI 在2014年12月高达1.4亿美元的私募配售。
  
  2015年1月20日,绿能宝上线当天,推出了首款产品“美桔1号”。这条新闻在业内的微信朋友圈被刷屏。“美桔1号”的投资者,单次出资1000元,即可认购一块太阳能电池板,用于建设河北一个5兆瓦的农业大棚光伏发电项目,并获得10%的年收益率。
  
  上线24小时内,“美桔1号”总计19629块太阳能电池板全部售罄。此后半年,美桔2~37号产品相继上线,并以从9.3%~11.9%不等的收益率,最低收益率超过风靡一时的余额宝。
  
  此后绿能宝又相继推出了美柚、美橙、金桔等一系列不同收益率的产品。通过绿能宝获益的不仅仅只有投资者,在广东顺德的10MW的分布式光伏电站是绿能宝“美橙”1号项目,电站建设用地是上市公司中国联塑的工厂屋顶。中国联塑免费提供屋顶资源,建成后全年理论发电量约1050万千瓦时,企业可以折扣价用电,电站25年生命周期内,可以节约大量电费。
  
  除了光伏领域,绿能宝还推出一款融资新产品——“充电桩”,被认为是跨入了民用领域。 “充电桩”的单份产品投资额为1.5万元,投资者出钱后,绿能宝会作为运营方,将充电桩安装在公共楼宇、商场及公共停车场内,为各种型号的电动汽车充电。假设一根充电桩的工作时间为8小时,投资人即可分享这8小时所得的充电收益,保底率为6%。首期产品上线不久,即告售罄。按彭小峰的计划,“充电桩”的试点城市是北京,之后,会在4个直辖市、6个省市先期铺设约6万根。
  
  2015年7月11日,绿能宝首家体验店在苏州新区金融腹地——金狮大厦正式开业。从线上落地线下。“最终,我们希望打通从工业端口到生活端口的全程产业链,这当中涉及智能发电、储能、输电、配电、售电和智能用电各个环节。每一环的前景,我们都持乐观态度。因为每一环的参与者都会受益,共同的利益会壮大事情本身的规模,规模又反过来加速了事情的进程。”彭小峰说。
  
  挑战
  
  超高的收益率,为绿能宝带来了人气,同样带来了质疑。绿能宝是否会和其他的理财产品一样,存在如以赔本来培养用户等问题吗?
  
  彭小峰则一次次地回应,目前一般大型光伏电站的投资收益率为12%~15%,而在上海、浙江等地的一些分布式光伏电站,因为有地方的鼓励政策,回报率更高。绿能宝免去一切中间环节,自然可以将发电产生的收益,最大限度地让渡给投资者。其给出的收益率,完全控制在合理范畴之内,即便未来新的融资租赁产品收益会降至合理水平,但依然会有吸引力。
  
  除了对高收益的质疑外,更多的疑问聚焦在资金的安全上。伴随着P2P的兴起,资金安全也接踵而来。针对投资的安全性,彭小峰表示,影响光伏发电收益的因素主要有两个:光照及电价。前者基于项目初期的可靠评价,具有相对稳定性,变量极其微小;而对于电价收益,则通过光伏发电卖电来获得,电网企业支付的电费和国家支付的补贴都有可靠的保证。换言之,投资者购买的每一份理财产品,都对应着一块光伏电板。只要太阳每天照常升起,光伏电站建成后的发电费用就可以用于支付光伏电板投资者的收益。
  
  此外,为了最大程度规避风险,绿能宝所有上线项目,所采购的电站组件设备都由生产方提供为期25年的产品质量险,并对在建电站项目投了财产险,同时还找到苏州银行、建设银行与民生银行,获得授信超过100亿元。绿能宝产生的收益按月返还给投资者,投资锁定期过后,投资者若希望终止投资,可于当天实现转让。绿能宝投资者在光伏电站拥有实际物业,更加安全稳定。
  
  即便如此,也并不意味着绿能宝的运营没有挑战。近年来,随着我国对分布式光伏电站的支持和重视,越来越多的光伏上下游企业把发展目标转向分布式光伏电站。但能够建设电站的资源相对有限,导致企业之间对资源的争夺日趋严重,找到合适项目越来越难。这可能让绿能宝的发展步伐受到制约。
  
  此外,绿能宝为了适应互联网金融的特性,在产品设计方面具有流动性,承诺在锁定期后,投资者可以随时100%转让所持有的光伏发电板进行提现,并在3日内到账。这就要求绿能宝需要利用募集资金来作为备付金应对可能发生的大额转让行为。不难想象,大量的备付金将进一步降低募集资金的实际收益率,影响利润。彭小峰称,公司对每个项目提取相应的准备金,企业已拿到大量融资,也可用于备付金。
  
  另一些不可预知的风险是,分布式光伏电站建在业主企业屋顶上,需要存续25年,即便有合同约束,依然面临业主经营情况变化、产权纠纷,电费收缴、补贴拖欠等一系列不可控风险。
  
  绿能宝在发展中困难不可避免,彭小峰选择用发展和进步去面对和解决。9月14日,绿能宝英文版和繁体中文版网站正式上线,将市场进一步扩展到海外。除此之外,绿能宝现已成功并购了中国最大的屋面综合系统方案供应商亚泽屋面、澳洲最大光伏系统分销商Solar Juice、欧洲著名的光伏分销商Energiebau、全球知名储能科技公司ZBB、行业领先的组件端监控与发电优化科技公司康威特吉。
  
  有人说,关于彭小峰,其实有两个故事:一个是“屡战屡败”,一个是“屡败屡战”。如今我们确定无疑的是,彭小峰和绿能宝正在讲述一个全新的故事。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 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促进工作联盟

关于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用户手册

©2010-2017 中国工业评论 | 技术支持: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826号 京ICP备050398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