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中国工业大数据大会
当前位置 > 首页 > 会议活动 > 我国制造业分享经济发展战略研究
我国制造业分享经济发展战略研究
分享到: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9/13评论:0+收藏文章

读而思

 

制造业分享经济盘活了闲置的剩余产能,提高制造业企业生产效率,同时还与互联网技术相结合,具有明显的规模效应和网络效应,对两化深度融合和智能制造发展有显著推动作用。我国应把制造业分享经济作为智能制造的战略重点,加快发展智能制造,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

 

 

 

刘若霞   工信部赛迪智库信息化中心信息经济研究室主任

本文发表于《中国工业评论》杂志2017年第6期

 

 

分享经济是以闲置资源为前提,以产权清晰为基础,以互联网技术为手段,以大众参与为特征的资源优化配置模式。分享经济兴起于美国金融危机之后,以Airbnb、Uber为代表的公司出现,分享经济迅速在全球多个领域渗透普及,快速崛起为一种新的经济形态。目前分享经济主要活跃在交通、住房、教育、医疗、家政、金融等与人们生活相关的服务业领域,未来将向基础设施、能源、农业、制造业等更多生产性领域渗透。制造业分享经济指基于制造业领域富余资源重配的价值优化和创造过程,是基于制造业企业研发、生产、管理、产品、销售、服务等价值链环节富余资源的按需配置,建立起的产业链横向集成、跨产业链交汇融合的分布式、开放式的柔性组织形态。制造业分享经济能够将企业闲置生产能力商品化,从而形成一种全新的零边际成本经济运行体系。


分享经济发展概述

 

分享经济的内涵

分享经济在我国的发展与十八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相契合。《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指出,分享经济是指利用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整合、分享海量的分散化闲置资源,满足多样化需求的经济活动总和。分享经济的内涵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理解:一是从资源角度界定分享经济。当前,资源短缺与闲置浪费共存,分享经济借助互联网高效联通供需两端,实现供需双方快速匹配,极大地提高资源利用率,进而降低成本或者增加额外收益。二是从资源的使用权和所有权分离角度界定分享经济。分享经济强调以人为本和可持续发展,使用权与所有权分离重在物尽其用,分享的范畴也从传统的实物发展至无形的劳务、知识,大众分享思维方式逐渐养成。这与工业社会强调生产和收益最大化,崇尚资源与财富占有的理念不同。三是从经济形态角度界定分享经济。只有依托互联网、宽带、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支付、基于位置的服务(LBS)等现代信息技术及其创新应用,分享经济才能在短时间内汇聚和分配海量的碎片化的闲置资源。因此分享经济是一种融合现代信息技术而形成的新经济形态。

 

分享经济的主要特征

分享经济借助互联网平台,以更低成本和更高效率实现经济剩余资源的供需匹配,与传统经济相比,具有五大基本特征:

 

一是在技术实现上主要基于互联网平台。互联网平台不直接提供产品或服务,而是将参与者连接起来,提供即时、便捷、高效的技术支持、信息服务和信用保障。使得海量的供给方与需求方得以迅速建立联系,没有互联网,分享经济将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二是参与主体主要为社会大众。分享经济的参与者可以是任何个人、团体、企业、联盟和政府,参与者在分享经济中贡献自身力量,并从中获益。因此分享经济属于典型的双边市场,供需双方当中一方数量增加都会带来另一方面收益增加。即分享经济的参与者越多,互惠互利,共享共赢的效果就越显著,网络的放大效应使个体潜能与价值得到最大发挥。

 

三是内在动力主要来源于资源要素快速流动与高效配置。分享经济热潮在全球范围兴起,很大程度上源于现实世界资源约束愈发凸显和闲置与浪费普遍存在这一矛盾体的存在。每个人手中闲置的车座空间、房间、设备、时间等资源可能正是他人急需的生产要素和服务,分享经济就是要将这些海量的、分散的各类资源通过互联网整合起来,让其发挥最大效用,满足日益增长的多样化需求,实现“稀缺中的富足”。

 

四是权属关系变化催生新业态新模式。从经济学角度看,分享经济是互联网时代的一种租赁经济模式,通过互联网平台实现供需双方对于闲置资源使用权的直接交易,以租代买、以租代售实现资源利用效率的最大化。资源提供方在此过程中获益,资源需求方以低成本获得享受。从实践发展看,随着分享经济向更多领域渗透、模式创新不断加快,分享经济已涉及股权众筹、产品众筹、二手物品分享等所有权分享的领域。

 

五是最大化用户体验是核心。在信息技术的作用下,分享经济极大地降低了交易成本的同时,能够增加供需双方的互动性;提供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以满足复杂、繁多的个性化体验;建立及时、公开、透明的反馈机制,促进平台不断提升自身服务,也提升消费的权利意识。

 

分享经济的发展趋势

产业规模持续扩大,成长潜力和空间巨大

近年来,国内分享经济发展迅速,平台企业快速成长。我国在线短租于2012年起步,市场规模仅有1.4亿元,到2014年这一规模达到38亿元,而2015年更是超过100亿元,环比增长163%。资金分享领域规模不断扩大,搜易贷成立一年实现营收65亿元。京东产品众筹于2014年7月上线,截至2015年12 月总筹资额已突破13亿元,其中包含20个千万元级项目和200余个百万元级项目。由此可见,分享经济的发展速度远远超传统行业,发展潜力巨大。分享经济各领域代表性企业的参与人数快速增加,截至2015 年底,接入滴滴出行平台的司机数已超过1400 万人,注册用户数达2.5亿人。京东众包在半年内发展注册快递员超过50万人,其中参与过快递业务的达20万人。到2015年底,猪八戒网的注册用户数达1300万人。2015年约有7200万人次参与过众筹活动,使用过O2O类本地生活服务的用户数量超过3亿人。

 

本土企业快速崛起,国际合作加快步伐

由于市场潜力大、进入门槛低,抢占市场占有率而引发的补贴、优惠大战已经在出行、外卖等行业出现,分享经济领域的竞争愈发激烈。网络经济具有赢家通吃的特点,经过领域内的兼并与收购,中国已出现16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分享经济独角兽企业和30多家准独角兽企业,垄断现象在出行领域初现端倪。分享经济将成为互联网巨头的新角力点,BAT等企业也已在交通出行、短租住宿、餐饮外卖、二手交易、专业/个人服务、教育、P2P网贷、自媒体和众包物流等领域均有所布局。以出行分享领域为例,百度已入局Lyft、滴滴出行;而阿里除入局这两家出行企业外,还投资“接我”云班车;百度则投资Uber中国、天天用车、51用车等企业。国外分享经济企业加快抢占国内市场步伐,力图攫取更大的用户资源。滴滴出行和Uber全球将相互持股,成为对方的少数股权股东,形成出行分享行业巨无霸。Airbnb已与中国宽带产业基金及红杉中国建立合作关系,正式进军中国市场。WeWork与远洋集团采取合作运营的方式,发挥双方在各自领域的优势。WeWork提供品牌、设计、社区建设、数据信息、全球会员网络资源以及运营支持;远洋集团提供地产物业、本地化运营以及资金支持,双方携手推进WeWork进军京沪市场。

 

分享领域不断拓宽,加速向制造业领域渗透

当前,分享经济在消费性服务领域的模式创新不断涌现,并开始向生产制造等领域扩展渗透。交通、住宿、餐饮、教育、卫生等领域的分享经济取得了快速增长,自行车、汽车、房屋、医疗、教育等资源通过互联网广泛分享。在制造业领域,越来越多的制造业企业正在通过构建大规模一体化生产能力分享平台,建立完善共享协同的生产组织体系,推动闲置生产能力的在线交易、协同,共享和分享正在成为制造业变革的核心走向。徐工集团成立了为道路工程机械用户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的综合服务平台——徐工“路之家”工程机械信息服务平台,推动“互联网+”工程机械融合发展;硬蛋科技通过标准化的行业服务,采用分享经济模式,向中小企业、特别是创新创业企业提供以智能硬件供应链为核心的软件、云、供应链金融、营销等一站式企业服务,致力于打造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分享经济平台。未来,制造业将成为分享经济的主战场。


制造业分享经济发展的作用和影响

 

制造业分享经济的作用机理分析

制造业分享经济发展减少交易成本

制造业分享经济通过新的信息技术手段,使得海量供需信息精准匹配成为可能,打破原有的信息不对称,减少交易成本,加速使用权在市场快速地交易和流通。交易成本是指达成一笔经济交易所要耗费的成本,其包含信息搜集、谈判、协商及监督等过程中所花费的成本。在传统经济活动中,消费者所掌握产品和服务信息不完全属实,导致供需错位、逆向选择、道德风险等市场失灵问题。分享经济通过互联网技术实现信息共享,对于消费者而言,分享经济减少了信息搜索成本、决策议价成本和监督执行成本,对于生产者而言,市场交易成本的降低导致传统企业边界收缩,带来个体经济的强势回归。通过“自由人”的联合,制造业分享经济给了供求双方更自由的选择,也自下而上推动着制度变革和模式创新。需求方能够方便快捷地使用供给方提供的闲置资源,供给方因分享闲置资源而获利,实现闲置资源的优化配置。

 

制造业分享经济发展降低准入门槛

分享经济的发展打破了制造业领域准入壁垒,为中小微企业创造了机会,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制造业规模体量大、产业门类多,但一直存在发展不均衡问题。在传统制造业发展中,中小微企业相对于大企业属于“弱势群体”,由于厂房车间、生产设备等固定资产投资大,市场需求和价格波动增加生产不确定性,中小微企业进入部分制造业领域存在较高的行业壁垒。如果不能很好地完善制度安排,解决市场准入等问题,中小微企业将举步维艰。分享经济的出现冲击着原有的商业逻辑和经济秩序,倒逼制造业大企业以开放共享资源谋求新的盈利点和利润空间,同时也促使中小微企业资源共享、优势互补、抱团取暖,在发展初期以轻资产方式快速扩张,尽可能减少闲置生产资源,以最小的边际成本创造更多的供给,进而降低制造业准入门槛。但降低门槛是一把双刃剑,在增大资源总量,降低成本的同时也会导致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严格的管理措施和手段缺乏,无法保证服务品质等问题。怎样建立良好的管理体系和信用机制是分享经济在未来需要探索的重要课题。

 

制造业分享经济发展提高资源周转率

制造业分享经济依托互联网快速地分享、交易资源的使用权,极大地减小了存量资源的数量,增加单位时间内资源的使用频率。在生产供给不变的情况下,提高存量资源的周转率相当于增加了总供给。除了提高存量资源使用率,制造业分享经济还可以通过提高新增产能利用率和提高自然资源使用效率来提高总的供给能力,这是因为新增产能与自然资源与库存资源都具有零边际成本的属性。因此,制造业分享经济通过提高资源周转率,间接增强资源供给能力,有利于优化生产、分配和消费结构,提高闲置资源的配置效率,缩小总供给和总需求之间的差距,既能消化过剩产能,又能弥补不足产能,很好地解决了制造业当下产能供给不均衡的问题。

 

分享经济发展对制造业提档升级的影响

分享经济提升制造业领域供给质量

分享经济推进制造业领域减少无效供给、扩大有效供给,提升整个制造业供给质量,提高供需双方匹配效率,促进供求关系实现新的动态均衡。首先,分享经济通过互联网平台,能将闲置的生产要素和生产资源形成新的供给,有助于我国制造业去库存、去产能。第二,分享经济极大提升资源周转率,间接扩大供给总量,提高制造业投入产出效率。第三,分享经济提高制造业供给对需求的适应性。分享经济利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网能够精确地动态匹配闲置资源的供需双方,实现闲置资源使用权交易,减少了中间环节的对接和摩擦,降低了由于信息不对称带来的交易成本,使供需双方动态均衡成为可能。分享经济给了供求双方更自由的选择,推动着制造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供给质量。

 

分享经济扩大制造业领域有效需求

从需求侧来看,一方面分享经济增加制造业领域需求总量。分享经济源于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由于分享经济可以使闲置资源产生收益,有效降低制造业领域生产成本和交易成本,对于消费者而言,从以买为主向以租为主的转变,增加了消费者的福利,提升了消费者的消费能力,从而扩大了有效需求总量。另一方面分享经济提升制造业领域需求结构的层次。分享经济促进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推动智能制造发展,激发新业态、新模式的培育,通过运用新一代信息技术逐步推广柔性化生产、按需生产等新模式,使可供消费者选择的范围大为增加,能够满足消费者个性化、定制化的新需求,推进制造业领域需求结构升级。

 

分享经济增加制造业领域灵活就业

分享经济实现物尽其用,互利共赢。随着制造业分享经济不断扩展,将会形成影响数亿人的分享思潮,进而对制造业就业增量、存量以及结构产生重要影响。首先,分享经济有力促进了新就业。分享经济催生新业态、新模式,一批新兴在线互联网平台的建设和运营,已经提供了千万个全职和兼职就业机会。第二,分享经济提高存量就业质量,增加劳动者收入。分享经济催生新组织形态,引导劳动关系的重构,使人们从传统职业时间、空间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将闲置时间利用起来增加收入,一方面让就业更加灵活多样,最大限度地调动劳动者主动性和积极性,也有利于发扬“工匠精神”,更好地实现个人价值。同时,还有效降低了中小微企业用工门槛和成本,有利于中小微企业根据生产订单,针对不同阶段岗位需求灵活招聘,提高技术人员和熟练工人的使用效率。第三,分享经济优化制造业就业质量和结构。分享经济以信息技术运用为支撑,有效提升制造业领域劳动者劳动技能和信息技术水平。随着制造业分享经济的发展,也将引导制造业就业结构向技术密集型和知识密集型升级。


制造业分享经济的发展模式和内容

 

共享工厂是制造业分享经济的主要模式

当前,我国制造业分享经济在机械、电子、航空航天等行业发展迅速,涌现出了以协同与交易生产装备、系统解决方案、制造能力为主要内容的共享工厂这一新模式。共享工厂是制造企业基于互联网将制造资源数字化、在线化,通过向社会分享技术、装备、服务等,促进线上、线下资源互动整合,并借助互联网平台,充分挖掘“云(云计算) +网(互联网)+端(智能终端)”信息传导模式下数据和信息的价值,大幅提升边际效率,促进形成具有更高生产效率的产业体系。共享工厂改变了生产、技术、物流、人才、资本等资源的原始配置方式,催生了基于网络和平台的新型生产方式,已成为制造业分享经济发展的主要模式。

 

共享工厂推动制造从“硬件式”向“软硬件结合方式”发展

“硬件式”发展模式,即通过对生产资源的占有和扩大对土地、设备、厂房、技术、劳动力等传统生产要素的投入,来提升制造能力并扩大市场份额。然而,当前市场需求日益个性化、多元化、碎片化,市场竞争已从单一企业向产业链竞争转变,亟须制造业放弃原有“硬件式”思维模式,向拥有生产装备、系统解决方案的企业借力,通过共享、集成、重组资源,实现快速响应市场。

 

共享工厂推动形成按需产业组织方式

共享工厂以研发、生产、管理等环节的资源供需撮合为突破口,以大规模一体化生产能力分享平台为依托,实现对产业链上下游产能、生产装备等资源的实时监测、统一调度和需求匹配,从而最大化地发挥了互联网对于资源的统筹整合能力,使生产活动突破了市场半径和企业边界的约束,按照接近消费者的方式组织生产。 

 

共享工厂推动制造范式从规模经济向范围经济转变

共享工厂将平台经济与分享经济有机结合,一方面,促使制造业的制造能力转化为面向全社会的制造基础设施;另一方面,将消费者、设计师、制造商、解决方案提供商、硬件供应商、供应链,以及越来越多的社会参与者连接在一起,形成了超大规模分工协作、价值共享、利益分成的产业生态系统,过去大规模、单一中心的规模经济转向以价值网和挖掘平台共享能力为核心的范围经济。

 

我国制造业分享经济内容逐渐丰富

分享智能互联的生产设备

针对大型企业数控机床、机器人、柔性生产装备等设备闲置、中小企业有需求但无力购买等现状,沈阳机床研制出了融合工业化、信息化、网络化、智能化、集成化的 i5 智能机床,成功开发出具有网络智能功能的“i5智能化数控系统”。通过智能机床将其运作状态整合,实现机床闲置时间的共享,满足不同客户的生产需求。当i5数控系统使机床成为智能、互联的机器之后,机床就不再仅仅是一个生产物品的工具,而且同时成为一个生产数据的工具,沈阳机床厂也就不只是机床的生产商,而成为了生产能力的供应方。沈阳机床与神州数码、光大金控等公司合作,推行按需使用的 C2M2C (Customer to Manufactory to Customer)共享经济模式。该模式通过构建数据云平台,实现对所有 i5 机床的联网及其运行状态的实时监测、加工任务管理、加工能力在线发布。用户购买加工能力,按加工零部件的品种、数量、加工时间进行付费;沈阳机床出售的是 i5 机床的使用权。

 

分享海量分散的生产能力

围绕制造资源分散、供需不能有效对接带来的产业链运转效率不高、产能过剩等问题,阿里巴巴、航天二院等企业,通过构建网络化的生产能力配置平台,实现产能资源的监测评估、需求匹配。航天二院基于云制造平台,将下属 600 余家企业的制造资源、生产能力进行整合,并在线分享和优化配置,实现上下游多用户、多任务并行协同,有效解决了有的生产单元闲置、有的超负荷运转等问题。阿里巴巴构建的淘工厂平台,通过整合平台上数万家企业的制造能力,实现了一个订单多家工厂加工在线协同,利用各工厂的空闲档期实现整合协作生产,为淘宝卖家提供定制化的生产能力供给服务。淘工厂具有以下特点:一是开放最近30天空闲档期,让工厂将产能商品化。淘宝卖家在平台上可以快速搜索到档期匹配的工厂。二是柔性化程度高的工厂将被优先推荐。柔性化包括最低起订量、打样周期、生产周期等方面。三是按照淘宝卖家的需求定制。入驻的淘工厂为淘宝卖家免费打样、提供报价和档期,并且接受30件起订、7天内生产、信用凭证担保交易等协定。淘宝卖家可以尝试小批量试单,并快速翻单。四是平台负责交易安全保障、工厂生产能力分层。平台通过金融授信加担保交易解决交易的资金缺乏和资金安全的问题。同时通过数据分析,多维度地将工厂生产能力分层,促进供需双方信息精准对接。

 

分享开放协同的创新资源

制造业大型企业将分享经济与“双创”平台建设相结合,为牵引、挖掘创新潜力提供了新的手段。海尔集团提出了“人人创客”的转型战略,努力推动海尔从制造产品向制造创客转型。海尔为小微企业提供低成本、便利化综合服务的完全开放的众创空间。“海立方”向全社会分享技术、设备、资金、供应链等资源,同时又利用平台上汇聚的资源创新企业管理模式。目前该平台已集聚了50多亿元的创业孵化资金、1300多家风险投资机构、3万多家销售渠道资源、6万多家加工制造资源和98家孵化器资源。中航工业的双创平台“爱创客”,既是支撑中航工业开展业务的技术平台,同时也将航空工业设计、增材制造等专业资源,以及政府、科研院所、供应链企业等资源进行汇聚、整合、共享。

 

分享行业系统解决方案

随着智能制造热度高企,如何改造现有生产单元和生产线,建立智能车间、智能工厂,很多企业苦于既无技术又无资金。共享工厂通过共享系统解决方案,可解决这一难题。如,上海名匠智能系统有限公司通过对生产车间不同设备之间的系统整合,实现生产车间的整体优化控制,构建了一套智能工厂设计、规划、改造、实施等系统解决方案。在此基础上,推行共享解决方案的新型制造模式,即用户可租赁已经建好的智能工厂或使用智能车间开展加工制造,按照加工产品的数量付费。对用户而言,不再需要投资建设生产线、车间、厂房;对上海名匠而言,可出售行业系统解决方案实现盈利。


我国制造业分享经济发展之路

 

把制造业分享经济作为智能制造的战略重点

制造业分享经济盘活了闲置的剩余产能,提高制造业企业生产效率,同时还与互联网技术相结合,具有明显的规模效应和网络效应,对两化深度融合和智能制造发展有显著推动作用。建议加强众包、云制造等典型分析模式的宣传推广,引导制造企业深度树立分享经济理念,探索基于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的生产组织模式创新,加快互联网向生产环节的渗透,促进传统制造业主动适应分享经济发展趋势,以分享经济为突破,加快发展智能制造,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

 

加强政策引导

制造业分享经济发展尚处于起步阶段,需要政府部门加强财税、金融、人才等多方面的政策引导和支持。鼓励地方政府筛选一批技术含量高、质量保障有力的制造产品,建立财政补贴重点推荐产品目录,设立专项引导资金。支持金融机构加大对共享工厂发展的服务力度,拓宽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创新符合共享工厂发展特点的产品和业务。支持工业企业面向共享工厂建设开展兼并重组、上市融资、发行各类债务融资工具等多样化资本运作。在多层次人才培养方面,围绕核心技术攻关的急需短缺人才,在重点院校、大型企业和产业园区,建设一批产学研相结合的专业人才培训基地。此外,面对一些新兴领域出现政策真空的情况,政府应采取开放包容的心态,以卓越远见的战略思维,制定出台与分享经济发展相匹配的政策,着力营造宽松的政策环境。

 

构建产业新生态

制造业大企业具有较为明显的资源优势,鼓励行业龙头企业积极发展分享经济,搭建开放共享的公共平台,整合产业链上下游各个环节的资源,提升企业需求链、产业链、供应链、创新链的快速响应与传导能力。以提高供给能力、生产效率为突破口,引导制造企业建立按需产业组织方式,加快建立大规模分工协作、规则共制、利益共享、价值普惠的生态系统。围绕共享工厂普及推广,探索建立官产学研用金联盟。同时,加强监管部门平台与企业平台对接,运用云计算、大数据等新兴技术对制造业分享平台进行有效监管,维护正当市场竞争规则,加强知识产权等权益保障,规避和疏导不正当竞争风险。加快完善征信体系建设,助推行业自律规范发展,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加强网络和信息安全保障

分享经济发展需要以网络和信息安全为基础保障,制造业更是关乎国家经济命脉和经济安全的重要领域。应切实提升网络技术安全水平,确保制造业分享经济网络平台安全稳定运行。妥善保管客户信息和企业资料,避免信息泄露。制订应急预案,妥善处理网络和信息安全突发事件。应积极推进网络信息安全、个人信息保护等方面的地方立法,加强基础信息资源和个人信息保护,强化互联网信息安全管控,确保制造业分享经济有序开展。

(来源:中国工业评论)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 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促进工作联盟

关于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用户手册

©2010-2017 中国工业评论 | 技术支持: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826号 京ICP备050398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