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创业 > 宁波跳出物流做物流
宁波跳出物流做物流
分享到:
来源: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作者: 刘静发布时间:2014/7/25评论:0+收藏文章
        海安销售办公区域,安静得会让你误以为走进了图书馆。工作人员坐在电脑前面,安静地敲击着键盘,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种场景竟然发生在目前中国最大的环氧丙烷销售公司。在海安销售供应链统一协作平台上线之前,这样的场景对于海安销售来说,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
        的确,现在的海安销售与半年前有了不小的变化。半年前,海安销售的办公区域从早到晚电话声和针式打印机“嘎吱嘎吱”作响的声音此起彼伏,办公桌上堆满了厚厚的文件,工作人员捧着一摞一摞的提货单,在公司来回穿行。海安销售的客户想要得知自己订单的情况,只能通过打电话到海安销售来查询,海安销售也需要打电话向承运销售商、调度员、押运员、司机了解物流进展,每天这样周而复始的操作牵绊住了海安销售大部分的精力。虽然有安全主管专职来进行安全事务的管理,但由于自动化程度的不够完善,使得在途货物运输安全监管的效率并不太高。
        随着业务的不断发展,海安销售开始思索能否通过信息化的手段,在提升工作效率的同时降低物流的成本。2013年,海安销售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与宁波智慧物流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合作,联手去解决供应链上下游业务协作、危化品安全运输、人工操作所带来的工作效率低下等物流供应链瓶颈。凭借海安销售丰富的行业经验和前瞻性思维,以及宁波智慧物流科技有限公司依托的IBM强大的技术支持,2013年12月1日,海安销售供应链统一协作平台正式上线。
        借助于这个平台,过去海安销售每天需要花费6个半小时处理的与4家承运物流企业的运输交易业务,现在只需花费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可以完成,并能在办公室实时监管车辆的在途运输,保证人车货的安全。这使得海安销售的货损率从原来的2‰降低至0.9‰以下,每年可以为企业节省成本数百万元,并能减少30%的卸货点等待时间,每年还可以节省数十万元的押车成本。这就是宁波智慧物流“1+7”新式模下所带来的企业物流供应链管理的新变革。
 
        “1+7”的诞生
        2010年,宁波市政府提出了要把宁波打造成为一个智慧城市的想法。在讨论先在哪些领域进行新一代信息技术应用的时候,所有人都不谋而合地想到了物流。坐落在中国海岸线中段的宁波,在物流方面的优势得天独厚,它是中国大运河最南端的出海口,“海上丝绸之路”的东方始发港。宁波市发改委物流发展处副处长李惠红告诉记者,有了港口物流独特的资源优势,宁波的物流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超越了6%的全国水平,达到了10%上下。
        很快,智慧物流被确定为宁波第一批智慧城市试点项目。有了目标,就要讨论如何具体的去做。经过了激烈的争论,大家一致决定,用平台的方式做智慧物流。“宁波的物流企业比较小、比较散、比较弱,要想把整个体系设计好,就要首先从平台入手,用平台去为中小企业提供更专业的服务。”宁波市智慧城市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谢月娣告诉记者。事实上,物流是一个草根的行业,宁波市现在绝大多数承担物流实体运作服务的物流企业都是小微企业。宁波国际物流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伟向记者解释:“为什么我们要用平台化的方式来做,因为单个企业,哪怕他有这个决心、有这个意识去投入,信息化对他来说也太过于昂贵了。”
        这个平台的方式,最终被确定为“1+7”的智慧物流协同平台。“1”是为“7”服务的。“1”是政府为主搭建的公共基础平台。“7”是企业为主建设的应用平台,包括IBM智慧物流云平台、第四方物流综合应用平台、奥林科技大掌柜国际物流云平台、船货网、宁波港高效运营信息系统、航运资源交易平台、九龙智慧物流电子商务平台。
        对于将“1”和“7”分开,谢月娣认为,“物流相对来说是比较产业化的,政府和企业的边界要划分开。认清哪些是政府该干的事情,哪些是企业该干的事情。想要建设比较智慧的物流,还是让市场去配置资源。市场有需求,自然会有一些平台性企业来为这些企业服务。我们要保证的,就是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
        “7”个平台的划分,是因为物流领域的细分市场很多,所以这些应用平台都是做的专业化的服务,比如货代与货代之间的服务,船和货之间的服务,车和货之间的服务。“而‘1’的作用、功能要跟市场化的这些平台有区别,我们要做一些企业不愿意做、企业不能做、企业不想做的事情,比如国际互联这种大范围的信息联网。”李惠红告诉记者。
 
        从线下到线上
        “1+7”智慧物流协同平台做得最多的事情,是将线下的交易和操作都搬到了线上来。
先找上级代理商,按照他的订单格式,填好出发地、目的地、什么时候走、要运什么货品、有几个集装箱、毛重、体积、中转港,打印出来订单,传真发给这家代理商。代理商收到传真,按照他上级代理商的订单格式再填一遍信息,再发给他的上级代理商。就这样一层层,经过层层授权的N级代理商,发到船运公司手里。船运公司拿到订单,查询好还有多少舱位,确认之后打电话通知他的一级代理商,再层层电话通知下去。在过去,这是一个货主企业想要把货运出去、向船运公司定舱位所必须经历的手续。
        自从宁波市航运交易所建成航运资源交易平台之后,这些手续都变得像在线订机票一样简单。货主企业只需要登陆平台,通过航交所提供的标准化的接口,从自己的业务系统里面上传订单,就可以将订单发布到这个电子商务型的平台。船运公司或者代理商登录平台,就可以看到相应的订单,然后有选择性地放舱。货主企业在自己的系统里确认后就完成了整个流程。
不仅仅是航运资源交易平台,“7”里面所有的平台都实现了电子商务和在线对接的功能。平台定位不同,提供在线对接的服务对象也有所不同。像第四方物流综合应用平台做的就是陆运,车与货物进行匹配。7个平台加在一起,覆盖了物流链上各个方面的交易内容。
        “过去,物流行业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徐伟告诉记者,“受制于制造业和商贸业的不景气,大多数物流企业的经营状况并不是很理想,物流企业整体的信息化水平比较低下。”在徐伟看来,因为没有钱去做信息化,所以物流的服务质量很差,大家都只能去做基本价格的竞争。从制造企业和商贸企业的角度来看,如果他们得不到很好的、有效的物流服务,他们只能从价格角度选择物流企业。物流企业为了生存,也只能通过压低价格来竞争。价格越低,就越没有能力去投入信息化,形成恶性循环。
        现在,通过平台做线上的对接,把资源整合起来,跟多个点进行联网。比如车子的短货运输就可以知道走哪一条路线,在这条路线上,还有哪些货物要运到哪些地方,不会再出现回程空车的情况。李惠红告诉记者,宁波港通过高效运营信息系统,将原本50%的双重率(车子来回都装载上货物)成功地提升到了80%以上。
 
        跳出固定思维
        “跳出物流来看物流的事情,这是我们的想法。”IBM智慧物流云平台运营服务商宁波智慧物流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秦磊告诉记者。李惠红向记者提到了现在建设比较好的两家平台。其中功能比较强大、技术比较强劲的,就是宁波智慧物流科技有限公司的IBM智慧物流云平台。综合性比较好的、目标服务于中小企业的是第四方物流综合应用平台。
        这两家平台成功的秘诀,就是跳出固定思维,IBM的智慧物流云平台,是从供应链的角度来解决物流的问题。只有把货管起来,才能真正的去把物流管起来。通过智慧监控、智慧协调、智慧供应链,使得发货方也就是货主企业,跟收货方也就是客户之间的链条更短、协作性更好。
        借助IBM智慧物流云平台的海安销售,现在不需要购买软硬件,陆运专员就可以通过登录云平台 看到客户的订单、承运商的可用车辆信息,并将待用订单和可用运力进行匹配后自动生成运输计划。同时,客户也可以收到短信提醒,提醒他几天之后,会有多少吨环氧丙烷,通过几辆车发送到他手里,让他准备接收。
        各承运商的调度员只需要登录平台,就能根据运输计划安排好司机、押运员、车和罐,系统会自动对司机、押运员和车进行资质匹配,匹配完成就可以自动生成电子提货单。承运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就能打印提货单,司机直接到装车站装货。
在货物的运输途中,海安销售的安全专员可以通过平台实时了解车辆的路线、时速、油耗、到达时间等,对人车货进行全程的在途可视化监管。在整个过程中,货物都是可视、可管、可控、可追踪的。
        海安销售的客户不再需要向海安销售打电话咨询,可以直接通过登录云平台,看到每一笔订单状态。比如订单对应哪张提货单,对应哪辆车,车在什么位置,由谁在押运,状态是什么,还有多远。根据需要,平台可以设置到货提醒点,客户可根据所设置的距离,自动接收短信提醒。这样客户就可以提前做好卸货准备,大大减少了卸货点的等待时间。
        “在这个案例中,企业销售就充当了一个供应链整合者的角色,通过打通信息通道,实现了上下游企业业务间的协作配合,系统间的无缝衔接、实时反馈,用订单串联起了整个供应链的流程,让物流的交接环节可以变得更加顺畅、无缝。同样的,谁在供应链中对订单有直接影响力,谁就可以像海安销售一样来充当这个供应链生态圈,或通俗的称之为“供应链伙伴社区”的版主。而智慧物流依托IBM强大的技术支持,正在为向海安销售一样的社区企业提供云服务产品,解决企业对供应链的可视感知、协同管理和优化等需求,以订单为纽带,协调供应链上下游之间的货物流动,并能以数据为基础来进行供应链优化,解决货放哪儿、货从哪儿配、车走哪儿三大供应链决策难题,从而将供应链上整个业务流程、业务人员的操作的管理和整个订单的生命周期结合在一起,进行供应链的全程管控,真正实现我们想要达到的可视、可管、可控、可追溯。”秦磊告诉记者。
        对于第四方物流综合应用平台来说,是让物流之间的需求方和提供方能够依托平台产生用户黏性,进行更有效的协同管理,并使得双方能够连接起来,联动的发展。
另外,与过去必须抵押才能拿到贷款的方式不同,现在只需要提供跟货主收钱用的应收账款的发票,凭借自己的信用,就可以贷到发票额度50%左右的贷款应急。10天之后,收到货主的付款,便可以直接在线还款,利息只用结算到当天。这种信用贷款是第四方物流综合应用平台跳出物流的固定思维,创新出来的物流金融服务。
        凭借自己掌握的信息流、资金流和物流,为银行提供判断业务流转的真实性和资金流转的真实性的信息,帮助物流企业实现用应收账款的发票进行融资。这种金融的服务,就是物流智能化后催生出来的服务。“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货物的运输,还要借此带动我们相应的服务,比如航运服务、金融服务。”谢月娣告诉记者。
        宁波的目标很高。对于未来的宁波,要把港口物流、制造业物流和城市配送物流更好地连接起来,使货物到宁波、到出港口,能够真正实现成本最低、时间最短、效率最高。“我们做智慧物流,都是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的。”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作者信息

刘静作 者

发表文章数4

  • 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促进工作联盟

关于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用户手册

©2010-2018 中国工业评论 | 技术支持: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826号 京ICP备050398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