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创业 > 朔州固废生金
朔州固废生金
分享到:
来源: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作者: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发布时间:2013/12/2评论:0+收藏文章

  平地而起的马邑粉煤灰库如一座小山坐落在朔州市东北方向,站在灰库的拦截大坝顶上放眼望去,灰库像一眼望不到边的滩涂,荒凉甚至有点壮观。

  作为能源大市的塞外朔州,虽是门神尉迟恭故里、桑干河之源,却一直以煤电而闻名。因煤而建、依煤而兴的朔州,脚下蕴藏着420多亿吨煤炭,与之相随的是717.6万千瓦庞大的电力装机容量。煤电产业在支撑当地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却也有着难以名状的“伤痛”。因煤电发展产生的大量工业固废粉煤灰、脱硫石膏、煤矸石就是城市的痛点。

  “现在朔州仅粉煤灰排放量每年就有800万吨,灰库内目前存量已经达到1.8亿吨。随着一批规划火电项目投入运行,到“十二五”末,朔州仅每年排放的粉煤灰就将达到惊人的1800万吨。不仅粉煤灰,在过去的2012年,朔州市的煤矸石排量达到3600万吨,脱硫石膏排量达到120万吨。”朔州固废综合利用工业园管委会负责人吴建成指着毗邻园区的占地面积巨大的粉煤灰库对记者说。

  如今这一切正在发生着巨大变化,凭借着对煤矸石、粉煤灰等固体废物的综合循环利用,朔州市被工业和信息化部确定为全国12个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示范基地之一。过去的一年,固废综合利用产业,产值达到55亿元,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5%。

  固废之困

  如果尉迟恭、桑干河代表着朔州的灵魂,那煤炭和火电一定是朔州的肉体。在朔州市近2000平方公里的地下蕴藏着大量的煤炭。近年来,年开采量位居全国前三,可以称作中国地级煤都市。长期以来,煤炭对于当地经济的贡献高达60%以上,第二产业中,煤炭的比重达70%。煤炭成为朔州市不可替代的支柱型产业。煤炭的开采洗选加工过程会产生大量的煤矸石,朔州也不例外。

  煤矸石是我国排放量最大的工业废物,约占我国工业固体废物的1/4。煤矸石作为煤炭的伴生物,长期以来,被堆放在矿区周边,不仅压占土地,影响生态环境,淋溶水将污染周围土壤和地下水,可燃成分自然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碳氧化物和烟尘等有害气体污染大气环境。

  事实上,发热量在2000大卡以上的煤矸石并非一无所长,其自身也存在一定的煤炭属性。虽然不符合生产生活用煤标准,如果能利用煤矸石的有效热成分,把煤矸石和普通煤加以混合,热值得以提升并能够用于发电。为解决煤矸石问题,朔州引进资金,发展煤矸石电厂,变“祸害”为资源,煤矸石大量堆积的问题得以解决。

  煤矸石仅仅是朔州大量固废中的一类。支撑朔州发展的除了煤炭还有火电。

  巨大的冒着白气的发电场厂矗立在朔州市城东,俨然已经成为这个城市的标志性建筑。无论电力改革了几次,东家更换几次,电厂被加上了“大唐”等等央企的名号,而当地人依然叫他们神头电厂。这个筹划于第一个五年计划末的大型火电厂虽然因当年“进山进洞”、“靠路靠水”及经济困难等原因几易设计方案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在非常靠近平朔煤田又临近同蒲铁路的神头泉边兴建,成为典型的坑口电站,并于1977年建成投产。

  神头电厂的建成成为当地人的骄傲,直到如今当地人还以能在神头电厂工作而骄傲。诚然,神头电厂作为华北电网骨干火力发电企业,一直担负着向山西和京、津、唐地区的供电任务。电厂为国家提供了清洁能源,却给朔州市带来了巨大的环境压力。火电厂烧煤后产生大量的粉煤灰,至今已经积累了30多年。近年新建的煤矸石电厂更是因煤矸石杂质量大而产生了超过常规电厂的粉煤灰,固体废弃物治理产业似乎陷入了死循环。

  神头电厂及新建的煤矸石电厂产生的粉煤灰露天堆放形成了一座山,占用了大量土地,浪费资源,污染环境,一遇到刮风天灰尘滚滚,下雨天则泥泞不堪,成为污染周边环境和农田的一大公害。日渐增高而且随着东风随时可能被刮到市区的粉煤灰大山坐落在城市的东边,成为朔州市政府一大难题。

  变废为宝

  粉煤灰真的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吗?显然不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煤炭燃烧过后,含有氧化铝、氧化硅、白灰黑等化工产品的原材料粉煤灰却是一种可以再利用的珍贵资源。而且由于平朔煤田的煤质原因,神头电厂产生的粉煤灰氧化铝、氧化硅的含量都在40%以上。

  如何变废为宝,变废物为资源,变环境压力为转型动力,摆脱“资源诅咒”的命运,朔州市决定再拿粉煤灰“开刀”。2010年朔州市引进先进技术、投入资金,在城东“粉煤灰”库边规划建设占地面积2.4万亩,总投资120亿元的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并于第二年开工建设。为吸引更多的企业入驻园区,朔州市专门制定了《关于建设工业固废综合利用基地加快工业循环经济发展的意见》,明确了7条优惠政策,包括土地、税收、财政支持、产品推广等几方面,为投资者创造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

  截至目前,中源伟业新材料有限公司、朔州市润臻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山西鹏程粉煤灰高铝轻质耐火砖项目等15家企业入园,建设项目24个,已经投产16个,5个系列30个品种的产品已经投放市场。“入园项目全部建成后,一年可消化工业固废物500万吨,实现销售收入150亿元,将成为全国最大的粉煤灰为主的固废综合利用产业集聚区和全国唯一的固废综合利用产学研示范区。”吴建成说。

  “朔州市把工业固废综合利用作为全市转型跨越发展的重要支撑全力推进,目前已形成煤矸石发电、粉煤灰新型建材、脱硫石膏综合利用三大产业集群。三大工业固废综合利用技术不断取得新突破,特别是粉煤灰的综合利用技术依托北京大学等16所院校,形成了高中低端3条技术路线,努力实现粉煤灰“吃干榨尽”,做到全资源化利用。”朔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孔庆虎主任说。

  作为主要生产原材料的粉煤灰,低成本甚至无成本,使得工业园区既是一个科技园区,也是一个创新园区;既是一个转型工程,也是一项环保工程、致富工程。孔庆虎的理想是把固废综合利用发展成朔州市的支柱型产业。

  创业乐园

  在马邑粉煤灰库的另一边,“北大研发中心”6个鲜红的大字格外引人注目。一幢幢办公大楼整洁明亮,一排排厂房排列整齐,一条条环园道路宽广畅通,一个个太阳能路灯熠熠生辉。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很难想到这里曾经是附近居民避之不及的大风起兮“灰”飞扬地带。

  而今,这成山的粉煤灰边成了创业者的乐土。在朔州市固废综合利用工业园研发中心产品展区,陈列着利用粉煤灰生产出来的各种“宝物”,有利用粉煤灰提取的新型化工原料白炭黑和氧化铝,利用粉煤灰制成的蒸压砖、砌砖等新型建材,利用粉煤灰做成的保温耐火材料、建筑陶瓷、塑性复合材料,甚至还有利用粉煤灰制成的门窗、办公桌椅、套装门等高档家俱。

  一车车粉煤灰被送进机器,经过压制、平整、打磨、上色等几个工序,一块块粉煤灰高分子复合装饰板便生产出来,在这里,粉煤灰实现了华丽转变。在山西煤销朔州粉煤灰综合利用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里,副总经理冯效杰告诉记者:“年产800万平方米粉煤灰增强硅酸钙板生产线和年产200万平方米粉煤灰涂装板生产线9月6日投产。这种装饰地板防火防水、耐磨耐压、无腐蚀无辐射、甲醛排放远低于国家标准。我们要把企业打造成为立足朔州、辐射全国、影响全球,具备国际现代化水平的固废综合利用及新型建材产业基地。项目建成后每年可消化粉煤灰25万吨,对于朔州的转型发展意义重大而深远。”

  在另一侧的朔州市润臻新技术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则显得更有科技含量。他们利用粉煤灰和脱硫石膏为主要原料生产的无机节能防火保温板、内外墙粉刷石膏、防滑人行道板和纸面石膏获得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碳金材料生产工艺,一举突破了粉煤灰产品长期徘徊在建材领域的局面,实现了粉煤灰产品循环利用。

  “高科技”的远不止润臻新技术一家,在国能神州高科技公司,总投资7.18亿元,产值6亿元,占地300亩的20万吨级粉煤灰提取氧化铝、白炭黑项目正在建设。其中一期2万吨级项目现已完成投资3000多万元,硅酸钠生产线已建成试运行。

  在国能神州旁边的粉煤灰制砖车间里,工人正在生产一种“标砖”。这种被认为技术含量并不高但能够大量利用粉煤灰的砖块与粘土制作的传统红砖相比也别具个性,硬度强、耐风化性强、抗压度强、隔热、隔音、保温,且每块标砖重量比红砖轻8两,产品在旺季供不应求。

  “园区粉煤灰综合利用方面已经形成了3条明确的技术路径:在高端技术方面,主要有粉煤灰提取氧化铝、白炭黑技术,粉煤灰制造陶瓷纤维技术,粉煤灰制造氮氧化物耐火材料技术,这些技术目前在国内外都处于领先地位;在中端技术上,主要有粉煤灰制造地板及各种装饰材料技术,粉煤灰制造轻质耐火砖技术,这些技术属于国内首创,而且基本成熟,产品市场前景很好;在实用技术上,主要有粉煤灰制造蒸压砖和砌块技术,粉煤灰制造保温板和隔墙板技术。通过这3条路径,基本实现了对粉煤灰的全资源化利用。”孔庆虎说。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 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促进工作联盟

关于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用户手册

©2010-2019 中国工业评论 | 技术支持: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826号 京ICP备05039896号-2